首页 > 玄幻小说 > 迷途的叙事诗

迷途的叙事诗

第二十四章 来临

作者: 刹那辉煌

    宇宙辽阔,星海无垠。

    森罗万象的文明之火自然也是遍地开花,繁花似锦遍布宇宙的各个角落,虽然不至于说每一个星系都有生命文明的痕迹,但是以银河系的尺度而言,却真的是每个河系都基本上能够确保有一个文明种族在繁衍。

    坦白地说,这样花团锦簇的情况一点儿都不正常。

    毕竟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,很多世界在一次生灭循环的周期之中,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知性体的诞生。

    因为那需要太多太多的偶然,诸多恰到好处的小概率事件重叠在一起,无规律的基础粒子才能够有机会演化奇迹,要是哪一个步骤出了问题,哪怕只是一个原子的偏差,也会导致一切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所以说像是这样子,整个宇宙密密麻麻的生命文明迹象,完全就不像是自然而然演化的正常结果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只能够是那些创造一切,能够把整个世界当作是粘土一样,想要捏成怎么样就能够捏成怎么样的泰坦们,对此施加了影响的缘故。

    祂们把这些宇宙当作祂们的一个个温室花园,在其中精心的饲育着一盆盆花。每盆花卉各不相同,从品种到形态,千形百态,从形体感知到生命方式都完全不同,可以说是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一开始的时候,这些以克洛诺斯为首的第二代神祇们,还会主动干涉祂们的造物,残暴的让它们互相残杀,发动战争,以最血腥勇武的战斗来取悦祂们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的,这种低级而毫无技巧和观赏性可言的斗兽场套路,就被巨人们所厌烦,更重要的是祂们主动干涉,其后面的发展和结果都一清二楚,毫无乐趣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就一直都只担任创造者的位置,再也不直接或者间接的干涉造物们的行动,只是任由它们自行发展。

    泰坦们的本体难以依靠自身的力量脱离这个黑暗维度的囚笼,而位于外面的平行宇宙的异时空同位体,只有那些最外围、最偏远的世界,才会有一些“漏网之鱼”,那曾经是祂们气息逸散之化身。

    只有一丝神性和力量的位面投影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志,只是作为力量外延的最末端的神之触觉而存在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在祂们的本体被投入地狱关押起来之后,就连那些最微不足道的化身,也受到了最严密的监视,并且被人为切断了与本体的联系,本体得不到化身的任何情报反馈,化身也得不到本体的任何力量支援。

    想要做些什么都不行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也的确只有“新奇”、“有趣”、“未知的可能”,才是那些巨人们所追求的事物了——

    因为祂们被关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久了。

    明明拥有无与伦比的伟力,甚至于一呼一吸都能够掀起可以湮灭或者是创造宇宙的虚空风暴,却根本逃不出这个死寂黑暗的遗忘囚笼,只能够永远被囚禁在这里,过着没有白天没有黑夜也看不到尽头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能够找些事情来消遣一下,分散注意力的话,祂们觉得自己等人是真的会疯的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是因为创世泰坦们的不辞劳苦,所以才能够催生出如此繁花似锦的一方「大界」,演绎出多如繁星的文明种族。

    因此除去在这片星域之中,正在进行着惨烈战争的昆虫类智慧种文明之外,在其他的极其遥远时空之外的星系里,也有其他种族和文明清晰的看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能够具体确定到底是从哪一个时间节点开始的,反正等到最敏锐的生灵有所察觉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星海便已经是光线摇曳,好似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。

    却是距离各不相等,互相之间也相隔无数光年的那些星辰们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释放出来的光线产生了某种神异的变化,它们彼此辉映,互相交织,形成了隐约而模糊的大致轮廓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宇宙之中便出现了一幕恐怖到极致的景象。

    首先是一道仿若开辟世界的光芒在宇宙中心闪耀,直接便满溢而出,在无尽的黑暗中灿然生辉,正如照亮新生世界的开辟之星。

    所以就如同黑暗的房间里亮起了一束光芒,其他人自然都会下意识的看向光源处。

    正在交战的虫族大军自然也不例外,在这一刻它们也是诡异的停了下来,几乎一切敌对行为都暂时中止。

    它们的动作异常雷同,那就是纷纷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脑袋,转动着六只复眼,狰狞的口器张开,脸上人性化的流露出一副好似是被所看见的一幕,震惊得合不拢嘴的表情。

    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那不知道位于多么遥远的时空之外,却又似是近在眼前,无比震撼的一幕。

    大致能够看到那出现在星海之中的轮廓,然而那是它们从来未曾见识过过的种族和形态。

    身穿白衣……

    宽袍广袖……

    一道深不可测的身影,高也不知多少,一眼看不到尽头,顶入宇宙深处。

    在那道身影的头顶上方的是一朵无限大又无限小的五色庆云,庆云腾腾升起,划开一切时空,无限的上升,像是要笼罩一切,有着无数金灯、璎珞、垂珠从庆云之中漫天落下,络绎不绝,大放光明。

    大约正是那突兀出现,并且照彻十方上下的光源——

    那道屹立在无尽星海中心,仿佛亘古长存的身影,身侧悬挂着无数的金灯,每一盏都是远近照耀,如梦似幻,照亮一切智慧通明。而且每一盏金灯本身似乎都要比一颗恒星还要耀亮,散清景而离合,不知几重。

    如此,金光便夹杂着瑞气祥云的五彩之色,渲染虚空,隐约照见顶上的那朵无限大又无限小的庆云。庆云弥盖四极,其中似有鸿蒙世界隐现,日月星辰普照。

    笼罩在庆云之下,金灯璎珞簇拥的那道身影仿佛在平静的俯瞰世间万物,一双眼眸熠熠生辉,仿若绽放出璀璨绚丽的天体之光,远比宇宙本身还要神秘绮丽。

    有宛若黑发如同星河般垂落,散开的发丝之间都有日月旋转,无数巨大到不可想象的宇宙天体萦绕其公转运行。

    宛若那些古早的宗教传说里,不约而同描述的关于开天辟地,创造世界的古神祇。

    不管是处于何方,所有生灵都能够直接望见这一幕,甚至不管它们是生命形式和感知形式到底如何,就好似是这些信息是直接粗暴的塞进了它们的思维之中,重重的敲击在灵魂之上!

    这让它们的思维彻底陷入滞涩与一片空白之中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无论是科技发达到已经冲出母星,踏入了星域之间的虫族,亦或者是在其他星系里的原始文明,甚至是那些并没有走上唯物科技路线,而是发展出了灵能、魔法等力量的种族,在这一瞬间都是震撼到无法思考的。

    而且最可怕的就是——

    对于那些对宇宙的物理规律有了足够认知的智慧种族而言,更能够明白这一幕所意味的可怕与恐怖。

    因为众所周知,闪耀的星光其实都是亘古之前的残迹,对于每一个具体的观察者,空间中的每个位置都有不同的时间,而这个时间是多少就取决于光从那里传递过来要多久。

    正如对于地球来说,看到的太阳其实是八分钟之前的,因为光从星体出发,也是经过了一段路程才最终抵达了什么位置,呈现处星体在“光发出时”的信息。

    类比一下,就是过去旧时代的写信的通讯方式一般,写信人在信里说了一下自己的现状,然后把信件寄出去,接着因为速度的问题,信件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才到了收信人的手中。在那个时候,收信人所了解到的寄信人的“现状”,其实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过去式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回事,时间并不神秘,尤其是在宇宙尺度之上,更是所有人都能够有回溯过去的能力——

    毕竟只要举目观望就是来自亿万年前的时间的星光,过去的宇宙岁月如同画卷一样平铺在天宇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尊由星海的星光勾勒出来的身影,宏大如开天辟地的神祇的轮廓,真的非常恐怖……

    毕竟数量无穷无尽,超过亿万单位的星辰,距离各不相同,它们在千百万年前的方位与动向,就决定了今天抵达不同观察者位置的光线,到底会呈现出怎么样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它们却能够恰到好处的在这一刻,组合勾勒出这样隐约而模糊的宏大神祇的身影轮廓,似乎是有人刻意干涉亿万群星的运转,细心的按照时间顺序让它们在千百万年间一一排列。

    最终让那些在不同岁月时光之中放射出的光线,在经过漫长光年的历程之后,抵达特定的位置,并且恰到好处与其他的光点彼此辉映,交织组合成为光影载体,让它们视野之中那尊宏大神祇的身影轮廓得以出现……

    到底需要何等程度的力量,才能够完成这种程度的浩大工程?

    仅仅只是存在着,就能够动摇宇宙运行力量的根基……

    仅仅只是出现,世间万事万物都要围绕其作为绝对中心而运转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神之力吗?能够出现在这世界,其本身的存在性质就已经是超越宇宙奇观和想象力的伟业了?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恐惧,也许是因为疯狂,整个宇宙在寂静无声了极其短暂的一小会儿之后,爆发出来的是沸腾了一般的喧嚣,这座似乎空荡荡的巨大宫殿里,在这一刻无比热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比起那些没有见识过世面的凡人种族,隐藏在暗中的泰坦们也在观察着那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这些天穹之神乌拉诺斯和大地女神盖亚的子女,曾统治世界的古老神族,拥有着无与伦比的伟岸力量,可是在这一刻,祂们也是感到惊心动魄,即使是曾经面对自己的父亲的那种战战兢兢,似乎也不如此刻。

    那位深不可测的仙神察觉到了泰坦们的视线,平静的转眸望向宇宙之外的外层黑暗之中所隐藏着的身影,也终于是看见了泰坦们的存在,与那些身形无比巨大,以至于必须围绕自身构建独立时空体系的古老天神一一对视。

    在泰坦们的眼里,这位尊贵无比的不朽者,瞳孔透明,无尽深邃,似乎缺乏人性这种东西,只有着类似如宇宙法则一般的神的感觉。

    即使是泰坦们与之对视,在对上那双眼眸的一刹那间,也是觉得轰的一声,仿佛看到在一个至大又至小的“点”之中,有一道虚幻而不真实的长河蜷缩着出现,贯穿古今多元,宇宙万世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有因果流转的洪荒意象在其中演化,最初的与最末的同时存在,一切矛盾的都得到包容——

    在宏大如开天辟地的最初奇点之中,天地未形,混沌未开,万物未生,有神人挥下一幡,撕裂鸿蒙混沌,清气上升,浊气下降,地水火风齐齐涌现,开劫度人……

    在仿佛万有毁灭的时间最末端的尽头,一切都已经走到了终焉之时,却是有赤青黑白四道剑光在演化末劫,勾勒出无尽毁灭意境,使得有形无形的森罗万象分崩离析,一切都在大坍塌、大崩灭之中归于虚无……

    而在这最初与最末中间,还有种种大道异象纷纭,巍峨雄浑,气象万千,过去现在未来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这让第二代神祇们都感觉到意识冰冷,不由得生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到底哪来的怪物?怎么会出现在塔尔塔罗斯之中?

    难道也是被那些第三代的奥林匹斯神们抓住,丢进这里关押起来的?可是这怎么可能呢,要是那些第三代神祇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的话,那祂们还有翻身的指望吗?

    “古仙人……真是稀奇,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宏大的声音震彻虚空,在诸位泰坦巨人之中也是显得最为伟岸魁梧的那位天神,开口发声。

    正是第二代神祇之中最为年幼者,也是最为有力者,泰坦之王克洛诺斯,凶狠的打破了原始神的支配,开启了泰坦们的统治时代,最终却重蹈覆辙命运,被自己后代推翻的上代神王。

    祂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眼眸迸发出璀璨闪耀的无尽光辉,像是内中有超新星爆发了一般,释放出了相当恐怖的光与热。

    “命运的车轮永远向前,泰坦们,那个导致你们落得如此下场的血脉诅咒,已经又到了再度发作的时机了。”

    仙神淡然说道,直截了当的告知自己过来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那些有着宏伟躯体,高大如宇宙的怪物巨人们先是愕然,紧接着纷纷面露狂喜之色,柯罗诺斯在上,祂们的无期徒刑终于要结束了吗?终于要迎来转折点了?

    泰坦之王同样如此,祂狂笑出声:“原来如此!原来如此!我就知道,我那个不孝的后代一定也会迎来报应的……”

    祂的狂笑是如此的恐怖,即使是有着外层黑暗的隔绝,声波也还是震荡了宇宙,将万象边缘的无数星体直接震碎,在刹那生灭之中,径自便化为了连基本粒子结构都不存在的劫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狂笑不已的克洛诺斯才停了下来,狂热而又兴奋的紧紧盯着那尊无尽尊贵,无尽神圣的来自异域的不朽者:“是谁!是谁要做这件事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坦白地说,现在还没有成功,不然的话祂们也不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了……”夏冉没有掩饰,直接告知,“不过不管是谁成为新的神族之王,祂们都允诺能够在之后给予你们自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的神族之王?在成功之后允诺我们自由。”

    好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时期,克洛诺斯再度大笑出声,眼里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慷概啊,把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你们对这个报酬不是太满意?”仙人早有预料的笑了笑,平静发问,“你们想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夏冉一边说着,一边举起手,露出手中的那道不属于自己的神力——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,祂们都会同意的,而只要你们双方达成一致意见,那么我就会立刻打开铜墙与暗幕的封印,你们可以立刻离开这里,出去搅个天翻地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那个时候,祂们也会抓住机会,将你痛恨的那个儿子从金座上无情的打落下来的……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www.asbjxh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